在久違的掌聲里,感受室內樂的千變萬化

2021年12月06日

久違了,熱愛音樂的人們。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形勢的影響,中國愛樂樂團在9月與11月舉行的全部音樂季演出均是空場舉行,通過線上直播的方式為觀眾們演出。對于音樂家們來說,沒有什么比空蕩蕩的音樂廳更讓人難過了。幸好,在全社會共同抗疫的努力之下,一切重回正軌。12月5日晚,中國愛樂樂團舉行了2021-2022音樂季的第二場室內樂音樂會,用三部經典室內樂作品迎接觀眾們重回現場。三部作品分別是三種不同的組合形式,展現了室內樂的千變萬化。

在音樂會的上半場,聽眾欣賞到的是李鶴男、顏柯、吳瑞與張集四位音樂家帶來的德沃夏克第13弦樂四重奏,音樂家們用成熟與自信的表現完美呈現了這部篇幅宏大的室內樂經典。這是一部經常會被人忽視的杰作,一部分原因是作曲家在旅美期間創作的第12弦樂四重奏“美國”過于耀眼,使得其后的兩部優秀的弦樂四重奏作品有些被忽視了。這其中,創作于1895年11月11日至12月9日之間的G大調四重奏編號第13,而降A大調弦樂四重奏的創作雖然較早開始,但完成于12月30日,因此編號第14。這兩部作品不僅是德沃夏克室內樂創作后期的雙子星,同時還標志著作曲家創作風格的一個重大改變:從此開始,德沃夏克幾乎只寫作標題音樂和歌劇,與此前那個致力于交響曲和室內樂等無標題音樂的創作正式告別。 

第13弦樂四重奏完成于德沃夏克結束了在美國國家音樂學院的三年任期之后。終于返回家鄉的作曲家非常高興,他對音樂的整體認知也提升到了新的層次,這部四重奏就是在這樣一種喜悅的心情下完成的。不論從任何角度來看,第13弦樂四重奏都是一部非常偉大的作品,即使在德沃夏克最后的幾部質量都很出色的四重奏里,它的地位也是獨一無二的。它清新迷人,旋律優美,同時又充滿激動人心的韻律感,作曲家對弦樂四重奏音色的把控極其精妙,音色時而明亮富有光澤,時而色彩絢麗,這是德沃夏克在終其一生對室內樂的探索后所達到的境界。雖然作曲家如同他在早前的其它音樂作品一樣大量使用了波希米亞的音樂元素,但并不像他之前的作品那樣有著濃墨重彩的民族風格,這些元素被巧妙地隱藏在了音樂的發展中,體現出德沃夏克在本民族的與世界性的音樂語言之間游刃有余的高超作曲技法。遺憾的是,作曲家在這部作品后轉向了標題音樂的創作,否則一定能將室內樂藝術發展到新的高度。

由中國愛樂樂團單簧管副首席李瀚琪擔任獨奏的韋伯降B大調單簧管五重奏可以說是單簧管演奏家的試金石,本場音樂會上觀眾欣賞到的是改編成單簧管與弦樂隊的版本,由樂團常任指揮黃屹擔任指揮,這是一個在國內極少上演的版本。原作由韋伯在1811年到1815年之間創作,與他絕大多數為單簧管創作的音樂作品一樣題獻給當時德國有名的單簧管演奏大師海因里希·貝爾曼。這部作品的編制是單簧管加上標準的弦樂四重奏,而弦樂四重奏的部分也可以擴展為由弦樂隊演奏,這就使得這部作品既可以按原本的室內樂形態上演,也可以作為一部弦樂隊伴奏的協奏曲上演。

 

韋伯與貝爾曼之間的友誼是單簧管藝術發展歷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當貝爾曼以單簧管演奏家的身份在歐洲聲名鵲起時,比他年輕兩歲的韋伯是一位才華橫溢的年輕作曲家,貝爾曼向韋伯請教了在自己手中最先進的10鍵單簧管上可以實現什么樣的演奏效果,韋伯則以一首小協奏曲、兩首協奏曲與這首五重奏來作為獻給好友的禮物。在這些作品里,韋伯充分展現了自己作為德國浪漫主義歌劇之父的旋律天分,他為貝爾曼手中的獨奏樂器注入了豐富的歌唱性和戲劇性,其中作品34號的五重奏也被稱作“貝爾曼五重奏”。

 

韋伯也許熟悉莫扎特在1789年同樣為單簧管與弦樂四重奏創作的五重奏,但是兩部音樂作品聽起來其實是大相徑庭的。除了兩位作曲家本身的風格就具有強烈的差異之外,二者在寫作手法上的差別更為顯著:莫扎特的單簧管五重奏是一部更加純粹的室內樂作品,單簧管在其中占據的分量并不比其它四件樂器高。然而在韋伯的作品里,為了凸顯出貝爾曼的精湛技藝,單簧管的音色是非常突出的,弦樂四重奏其實承擔的是伴奏的職責,因此經常以弦樂隊與單簧管獨奏的形式上演也就不足為奇了。

在音樂會的最后,黃屹指揮中國愛樂樂團的弦樂聲部演奏了勛伯格的《升華之夜》,這是年輕的勛伯格向這個世界發出的宣言,同時象征著浪漫主義的落幕與現代音樂的開始,更重要的是,它本身就是一首迷人的室內樂佳作。《升華之夜》也是中國愛樂樂團最具標志性的室內樂保留曲目之一,本場音樂會已經是樂團第三次演奏這部作品。

《升華之夜》的名字與靈感來自理查·德默爾的抒情詩集《婦女和世界》中的第一篇,他大致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在一個雨夜,一對情侶在林中散步,女人的腹內懷著一個她并不愛的另一個男人的孩子,她對他坦白地訴說了一切,并表示懺悔。男人原諒了她的 一切,并對她獻出熱烈的愛,倆人緊緊地擁抱、接吻,在深夜明亮的月光下走著……

勛伯格的作品并非原詩逐字逐句的配樂,他只是以此為靈感,試圖從意境上表現這種情感的升華。詩人德默爾本人也非常喜歡勛伯格的音樂,他在欣賞了作品首演后寫信給勛伯格:"我曾打算在你的作品中尋找我原文里的內容,但很快就忘記了這件事,因為我被音樂迷住了"。

《升華之夜》是勛伯格的早期作品,寫于1899年夏,當作曲家在維也納以南的帕耶巴赫小鄉村中開始創作這部熱情洋溢的浪漫主義樂曲時,還是一個不滿25歲的學生。這部作品并不是像人們傳說的那樣神話般地只用了三個星期天寫作完成的,從那年九月份開始,作曲家用了整整三個月才寫完了整部樂曲。勛柏格留下的復雜的手稿上的字跡,呈現出的許多改動和大段的刪減增添,就是佐證。勛柏格親筆記下了他的完成日期:1899年l2月1日。他的老師策姆林斯基對這部作品相當滿意,但是當他得意洋洋地向維也納音樂藝術協會推薦,力促他們上演這部新作時,卻被徹底否定。一個評委委員的評語如下:“怎么回事,它聽上去就象一個人拿了墨跡未干的《特里斯坦》的總譜而把它全部弄臟……”直到四年后的l903年,音樂藝術協會才為其舉行了世界首演。但是,這部具有晚期浪漫主義風格、充滿人們熟悉的輕松悅耳的樂匯以及瓦格納、勃拉姆斯和柴科夫斯基作品中親切感人的氣氛的作品一經面世,就成了勛柏格的最受歡迎的作品。


聆聽一支樂團的室內樂音樂會是最能了解樂團“底細”的,專業創作的室內樂既有個人技巧困難的片段,又注重合作的精密度,當晚音樂會的三部浪漫主義不同階段的作品展現了中國愛樂弦樂與管樂的深厚實力。韋伯單簧管降B大調單簧管五重奏中,獨奏李瀚琪的演奏恪守韋伯早期浪漫派的分寸,嚴謹考究而不乏靈動。德沃夏克弦樂四重奏在整體架構感與細節上都有許多可茲品評之處,其中大量困難移節奏精準有力,三、四樂章的民族風情韻致盎然。

黃屹在晚期浪漫派作品的詮釋中獨擅勝場,他擅長抓住作品中最具戲劇性張力的細節,予以大力的強調。《升華之夜》是晚期浪漫派風格的極致,世紀末唯美乃至頹廢的精神意蘊在黃屹充滿酒神氣質的詮釋下揮灑淋漓。當晚演繹中,動人處之一在于音樂浪漫恣肆而結構清晰完整,幾處重要的分句處,黃屹都將張力保持到最后一剎那于音響最膨脹處干脆地收束。正如音樂表現出的人性糾結而復雜的情感,更需要斬釘截鐵地被收束。

這是中國愛樂今年最后一場音樂季,也期待他們來年精彩的演繹。

——張聽雨(樂評人)


(攝影:韓軍、羅維)


а∨天堂网视频网站,国产区精选视频,亚洲专区欧美自拍有声小说,丁香宗和激情五月|日本不卡免费一区更新二区3a|亚洲日本va中文字幕